前述:

喪屍爆發後的三年,全球多個城市和地方已經受破壞,在街道上只有喪屍的叫聲和一陣陣的腐肉味。全球的生環者為了逃避喪屍的襲擊,在高處或地底興建多個有高度防禦能力的隔離區供生環者生存。而其中一個在水平線上的隔離區就是座落於香港島的中心,四邊設有高牆。

由於香港島四面環海亦曾是國際中心,在喪屍病毒全球爆發後,快速應變切斷所有與陸地連接的橋樑,建立高身圍牆保護核心地區,是一個受影響最輕微的地方。

世界衛生組織在這裡設立其中一個研究中心,集合了國際的醫生和專家去研發疫苗和進行相關的科研工作。這個研究中心名為「第51區研究室」,但是在一般市民通常都叫作「喪屍研究室」

第一章- 內部爆發:

喪屍研究室是建於地底的,設有15層,由地面伸展至地底,以密封式管理,出口和入口只有一個。所有相關資料,研究和實驗活能都只能在這個研究室內進行。屬於高度保安措施,方圓1公里都設立禁區。

在研究室的第15層是實驗品存放和觀察的地方,這裡的實驗品是由剛死去的病人以人工病毒注射方法變成一種相較穩定的半人半喪屍,一般人類由感染病毒至變成喪屍大約有1個小時,而人工注射的實驗品則延長至24小時,換言之有24個小時進行研究。為他們注射不同的血清進行測試,現在共有36個實驗品進行中。如24小時過後,疫苗沒有效的實驗品就會變成完全的喪屍,亦要被殺掉。

實驗品459是最受研究人員所關注的。因為注射了血清Z34後的兩小時,實驗品459顯示其喪屍病毒的活動情度減漫,而實驗品亦開始有人類的反應動作。班納博士與團隊隔著玻璃窗一直觀察459,測量反應動作的次數。

這次亦是團隊最接近成功的一次,超過兩年的研究終於看到一些曙光。班納博士命團隊在未來8小時繼續觀察。

班納拿著一支血清Z34和一支病毒劑離開觀察室,想回到自己在10樓的辦公室繼續進行研究記錄。當行過長長的通道,一直回想起以前的實驗品,全部都失敗。研究最終目的是希望研發一種疫苗能在人類感染病毒後而變成完全的喪屍前,把病毒抑壓下來。當減少喪屍數量增長,這樣就意味著人類可以取得勝利。

「呀!博士快走!!」班納博士的對講機突然傳來慘列叫聲。51研究室的緊急狀態指示燈閃動了。

「班納博士請馬上過來監控室」對講機傳來監控主管叫道。班納知道一定是發生了事故,立即跑到11樓的監控室。打開門後便看到眾人表現得神情衰傷,抱頭痛哭著:「15樓的實驗室變了死城...」班納望著實驗區的監控電視,見到所有的研究員都被多個室驗品襲擊。看見自己的朋友和同事奮力與喪屍戰鬥,嚇呆了。班納定過神來急忙問「發生什麼事情?」

「剛剛459發狂扯掉儀器,然後失去了意識倒下,當研究人員認為他死去,打開觀察室處理時,459突然醒過來襲擊研究人員。」

「然後呢?」

「459跑去其他房間把部份的實驗品釋放出來,結果整個實驗區5分鐘內完全失陷。」

「那…入面的研究人員…」

「對不起,博士。」

「實驗品正在嘗試打開通往其他樓層的閘門」

「看來我們沒時間再討論,需要撤離。現在51區研究室內有超過數十隻的喪屍…我們要找人幫助。」

此時監控室的人員只好帶著班納博士逃生,同時喪屍亦開始攻往多個樓層,被咬到的人也變成了喪屍,整個研究中心都陷入瘋狂狀態。

待續...